植物中的蛋白质、脂肪、糖类、纤维素及维生素等众多干物质的积累都需要大量的碳素营养作为原料进行合成转化,干物质中约有40%为碳元素。碳元素是植物生长所必需的一种大量元素,但一直以来被大家所忽视,认为植物仅靠光合作用吸收二氧化碳就可以了,而据业内专家研究表明,作物依靠自然状态下的二氧化碳补充碳,仅能满足其需求的五分之一,其余大量的碳需要额外进行补充;加上近年化肥的大量使用,而有机肥几乎不施用的施肥原则,造成土壤中有机质及有效碳的含量逐步降低,导致现在的农作物一直处于“碳饥饿”状态。

“碳饥饿”状态下的作物很容易出现干物质的合成转化受阻,光合作用效率差、肥料利用率低、植株早衰、果实发育不正常及免疫抗逆性能差等症状,导致农产品的产量及品质显著下降。

为何八九十年代及更早的时候,从没出现过要给作物补充碳素营养的说法及相关的碳肥产品面世。而是近年来,人们认识到了土壤的板结日益严重,土壤中的微生物的种类与数量、有机质及肥料利用率的逐渐降低,逐步发现了碳的重要性,因为土壤中的有效碳不仅关系到土壤微生物的生长繁殖,更是直接关系到作物中干物质的合成转化,知道了要给作物补充碳源,使得碳肥成为当今新型肥料中的“新宠儿”。

终究其原因,八九十年代及更早的时候,我们主要以有机肥及农家肥为主,化肥为辅。有机肥及农家肥中的有机质逐步通过微生物的分解释放出可溶性的有效碳,土壤有效碳的增加又能促进微生物的大量生长繁殖。在土壤微生物、有机质及有效碳含量高的土壤中,肥料利用率高,作物无需额外再补充碳源就有足够的有效碳供植物直接吸收利用,通过施用少量的化肥就可以获得品质好产量高的农产品。但目前,众多农户的施肥的准则一般是化肥的用量越来越大,而有机肥几乎不施用或少量施用,从而导致土壤中微生物、有机质及有效碳的含量逐渐减低,最终获得的农产品品质差及产量低。土壤中的有效碳一直都被作物吸收殆尽,而又没有通过施用有机肥及碳肥产品对土壤中的有效碳进行及时的补充,日积月累,土壤中的微生物生长繁殖到抑制,肥料利用率低,加上碳的补充又直接关系到作物中干物质的合成转化,从而出现了现在种出来的瓜没以前口感好,水果没以前甜,肥料投入的费用越来越大,农产品的产值却越来越低。

目前,市面上出现了一些碳肥产品,但多数以炒作概念为主,实际上真正用心去做碳肥的厂家却少之又少。市面上的碳肥产品主要存在以下几个问题:

(1)碳肥产品的标签上重视碳肥概念的炒作居多,而体现产品中碳的实际内容却很少,例如在标签上过于重视强调碳的作用机理及概念的炒作,而对于产品中的碳到底属于有机碳还是无机碳以及碳的具体含量是多少等内容却没见任何标示。

(2)一些厂家的碳肥产品,鼓吹自己的碳肥产品功能怎么怎么强大,很少的用量,就能缓解作物的“碳饥饿”,就能获得品质好及产量高的农产品,其实现在的土壤中有效碳的含量已经严重缺乏,有效碳的施用量达不到一定的标准,是很难表现出很好的效果,任何质的改变,是需要量的积累。例如一些含有机碳的叶面肥,鼓吹自己的产品作为叶面肥喷施两三次就能缓解作物的“碳饥饿”,实则是自欺欺人,首先叶面对养分的吸收只占总养分的5%左右,其次少量的碳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碳肥肯定是未来肥料发展的一种趋势,尤其是水溶性碳肥。其实如其说是碳肥,不如说是一种有机无机的复合型肥料更为贴切。因为众多的碳源其实是一种有机质,所以碳肥可以广义称为一种有机无机复合型肥料。碳可以分为无机碳与有机碳两种,其中无机碳有碳酸盐、干冰及尿素(尿素严格意义说是一种有机碳)等,有机碳包括碳含量较高的植物多糖、白砂糖、红糖、糖蜜、葡萄糖、蔗糖、纤维素、生化黄腐酸、腐植酸、海藻酸等以及含碳量中等的氨基酸等。

以上所列出的碳源大部分属于小分子碳,是可以被土壤微生物及作物直接吸收利用,从而很快缓解作物的“碳饥饿”。由于目前土壤中的有效碳已严重缺乏,单独的施用固体有机肥是无法立刻缓解作物的“碳饥饿”,有机肥中的有机质需要通过微生物的分解才能缓慢的释放出可溶性有效碳从而供微生物及作物的吸收利用。因此在施肥过程中底肥以有机肥为主,化肥为辅;后期追肥以碳肥为主,这样才能种出品质好及产量高的农产品。任何碳肥产品只有科学合理的碳源与氮磷钾及中微量元素的配比使用,才能发挥出碳的最大功效,其中碳的活性及含量取决于你所添加的碳源种类及含量。

原文链接